400-700-1155

400-185-6889

招生电话:4007001155   0371-87083399(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)          4001856889  0371-89907580(外埠初中、高中)        学校地址:郑州航空港区雍州路与鄱阳湖路交汇处北100米路东          邮件:geis@glocaleliteedu.com
版权所有 © 2018 郑州航空港区英迪国际学校          豫ICP备17018717号        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郑州

微信公众号

(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)

(外埠初中、国际高中)

手机网站

联系我们  CONTACT US

 

校园活动

CAMPUS ACTIVITIES

>
>
幸运的孩子见到“幸运”的孩子

幸运的孩子见到“幸运”的孩子

发布时间:
2020/11/07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山里山外

  “一只、两只、三只

  数不清,就像我的梦”

  我们这代人赶上了好时代:繁荣,和谐。祖辈为我们开辟了富强的新中国,国家为我们建设了文明的新时代。我们幸福地在前人栽的树下乘凉,我们感恩祖国和先辈,我们这代人的责任是让这片荫凉持久发展下去、拓展到更远更深的地方去,让更多的人和时代一起前进。

  就比如深山里的孩子们。

  截至2018年,我国仍有留守儿童697万余人。

  “关注贫困山区,用爱点燃梦想”,10月31日-11月3日,英迪国际学校携手北京向荣儿童基金会、湖南省湘西州虹桥助学志愿服务队,共同组织了一对一帮扶的“湘西公益行”研学活动,带领英迪48名志愿学生,来到湖南省湘西州的两所小学,看一看和我们不太一样的世界,走一走不太平坦顺畅的路,听一听大山深处的心声。

山里山外丨幸运的孩子见到“幸运”的孩子

  山路蜿蜒,山雨朦胧,驱车一个多小时后,我们抵达了凤凰县竿子坪镇泡水乡音小学。泡水小学是一所村小,距离吉首市10公里,目前有学生61人(学前班10人、1-3年级51人),留守儿童占90%,教师3人。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,学校建在泡水村,以前,泡水村地势低洼,每到雨季,积水难以排出,整个村子就像泡在水里,因此得名泡水村,学校也经常泡水里。

  2004年,欣欣教育基金会一位华侨陈大同(现任北京市向荣基金会理事)捐助1万美元,地方政府投入12万人民币,重新选址,建了新的小学,并改名为“泡水乡音小学”。近年来,由于当地财政紧张等原因,年久失修,破败不堪。2018年,在湘西州关工委的引荐下,北京向荣公益基金会先后投入20多万元,进行教室修缮、建图书角、购买电脑、打印机、乒乓球台等,也引起了当地政府部门的重视,投入10多万元,修建操场、校门等,大大改善了办学条件,如今我们看到的,正是泡水小学新颜。

  在路上的时候,英迪学生们就非常好奇泡水小学的孩子们过着怎样的生活:教室什么样?有多大?课桌和椅子舒服吗?冬天冷吗?从家到学校要走多久?……虽然做研学准备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在网上看过泡水小学的资料,但眼前的一切更加真实和震撼。

  这里的孩子们并不像大家想像的那样沉默寡言,反而非常活泼开朗,见到我们,个个都从窗户探出头来,甚至兴奋地从教室跑了出来,热情礼貌地向我们打招呼问好。

  待到下课,我们获得了进班与孩子们近距离交流的机会。这时,英迪学生一改往常的外向,突然变得拘束了起来,羞涩地向孩子们递过自己准备的礼物后要愣一下才想起来打招呼。还好,等缓过来神儿,这些来自不同生活环境的孩子们已经可以很融洽地交流了。

  我们的孩子不再拘谨,能够走进课堂,走进他们当中,交流和互动,甚至一起唱唱歌。孩子的世界是天真美好的,希望快乐阳光的我们可以扫去他们内心的阴霾,目光也能变得自信明朗起来。

  带队的刘校长也向孩子们送上了自己准备的礼物,并衷心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期盼:要好好读书,要坚持上完小学,然后上中学,上大学,做有用的人,将来为家乡建设,为国家富强贡献自己的力量!

  英迪的学生是幸运的,他们生长在殷实的家庭中;泡水小学的孩子们也是幸运的,他们在社会各界的帮扶下努力成长。

  然而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幸运的。

  第二天,我们来到了另一个地方:排达连小学。

  排达连小学位于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双龙镇鼓戎湖村,是一所村小,有学生19人,有学前班、一年级、二年级,95%的是留守儿童,基本都是贫困学生,教师1人,采取复式班大班教学,所有学生在一个教室上课,学校条件十分简陋。

  这里不方便直接驱车前往,行程到一半后就只能徒步前往了。山雨仍在下着,走在狭窄的村路上,同学们的话相比昨天少了很多,可能是走累了,也可能是在沉思。

  半个小时后,队伍停在了一片小空地上,我以为是在整顿队伍等待掉队的学生,转了一圈我才发现已经到目的地了,如果不是看到那块小小的门牌,我还以为这只是一所普通的村户:矮墙,小门,破败不堪的告示牌,要走进那个小到只能落脚的“院子”内才能看到教室——也很小,没有光亮的地板和墙壁,整个教室显得很暗,进去之后让人感到一阵阴郁,黑板上是用粉笔工整书写的拼音字母,后排简单的图书角摆放的书已经被翻阅得起了褶子。因为学生少,课桌座位安排成左右两大块,在教室中间腾出了很大的一块活动空间,十分瞩目,也十分方便走动。

  我们就是在这片小小的区域上和孩子们进行简单交流的。

  这所小学的孩子们明显没有泡水小学的学生自然开朗,可能因为我们突然到访吓着了他们,孩子们只敢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晃动脑袋和眼球来看我们,对于我们的到来,除了好奇,或许还有一些惊慌。毕竟,排达连小学至今没有得到外界社会的关注和支持。

  就好像鸡宝宝紧跟鸡妈妈才有安全感一样,在校长的带领下,我们看到了孩子们自然放松的一面:他们一样会笑,会走路连蹦带跳,会嬉戏打闹嗷嗷叫。

  看到此番此景,英迪的学生话更少了。

  为了让英迪学生更加深入感受真正贫困儿童的生活状况,在排达连小学校长的指引和带领下,我们分小组走进了这些孩子们的家庭。

  接下来看到的让我们更加沉默。

  路上还在好奇怎么看到的都是砖瓦盖的新房,苗族的传统民居是什么样?我看到了:一座黑色木屋立在石台小路的尽头,如果不是天还没黑,我可能要从这条只能走一个人的小石板路上滑到旁边稻田水坑里。

  绕过那颗跟门神一样的大树,我看到了这户人家的完整外貌:木屋和小院建在石板堆砌的地台上,矗立在水稻田中宛如一座小岛。天近傍晚,进屋后基本什么都看不见,听见有人声,女主人在黑暗中走了出来,点开灯,我们才大概看清了屋里的环境,本来就不大的屋子隔断成了三间,一间摆着睡觉的床,一间摆着电视、火坑和粮食,一间是牛舍,杂物很多,走路要低着头小心落脚。我们的一个孩子悄悄给女主人说:阿姨,我加了那个校长的联系方式,回家之后我让我妈妈给你们捐生活用品!

  时值深秋,天黑的很早,我们不敢再耽误,与女主人交流一段时间后便准备返程。一位随行的家长认真听了很久,路上连连感叹让孩子参加此次旅程不虚此行。

  我也不停在想,我们的孩子和这里的孩子,区别最大的地方是什么,他们走出大山后人生会怎么样,我们的孩子不好好读书将来会怎么样,父母为什么会狠下心丢下自己的孩子?他们的童年有几分光彩……

  “我信奉黑夜

  因为它能覆盖一切

  就像是爱”

  比起我们带去的那些物资,他们更需要的是陪伴吧。